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天府论坛>>正文
(第422期)【绵阳校区】从茶叶和鸦片贸易看19世纪经济全球化中的中国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6-05   发布机构: 阅读次数:[]  

 

图为仲伟民教授

 

2017年5月31日晚7点半,我校有幸邀请到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学报》常务副主编仲伟民教授为同学们做以从茶叶和鸦片贸易看19世纪经济全球化中的中国为主题的学术讲座。

在第二次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中国主要通过两种特殊商品同世界发生经济关联,那就是茶叶和鸦片,茶叶大量出口,鸦片大量进口,这贸易的一出一入将中国深深卷入全球化的漩涡之中,但与此同时,中国也逐渐沦为列强的牺牲品。此时中国茶叶国际贸易彻底衰落,鸦片贸易却蒸蒸日上,由此导致了中国19世纪的全面危机。

仲伟民教授首先以茶叶和鸦片为例,分别从三个方面帮助我们从经济全球化视角理解了19世纪的中国现状。

第一个方面是经济全球化、成瘾性消费品与勤勉革命,第二个方面是茶叶与鸦片贸易在19世纪经济全球化中的重要性,第三个方面为从茶叶和鸦片贸易看19世纪中国的危机。一方面他认为经济全球化一开始就与一些特殊商品密切相关,这些特殊商品便是成瘾性消费品,比如茶叶、咖啡、糖、可可、鸦片等,尽管不能很绝对的说如果没有这些特殊商品就没有全球化,但至少可以肯定的说,如果没有这些特殊商品,全球化的速度会大大放缓。

“成瘾性消费品”是一个中性概念,泛指各类合法与非法、温和与强效、医疗用途与非医疗用途的麻醉及提神物资。仲教授根据戴维·考特莱特对“成瘾性消费品”的定义认为把茶叶视为瘾品是合适的,酒类、咖啡以及含有咖啡因的饮料等自然更是瘾品。但在学术界里,关于茶的成瘾性问题仍然有争议。实际上,茶叶在许多国家已经成为一种生活必需品,而且很多人对茶叶有明显的依赖性。只是这种消费品对人体不仅无害,而且还有益,与此同时茶是中国的“国饮”,茶文化是中国的“国粹”之一、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不习惯被人们称为“成瘾性消费品”。我国自明代开始就大量吸食水烟,当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吸烟国,而吸食鸦片的风气大约在17世纪传入中国。中国虽有土生的罂粟,但通常都用作药品、春药、食物以及花卉欣赏等。罂粟家族有28属,250多个品种,但只有鸦片罂粟种和苞麟罂粟种能产生一定数量的鸦片,而这两种罂粟基本都要从国外引进,故而有人说中国人是不是天生就与瘾品有必然联系的怀疑自然是错误的。

茶是经济作物,适合小农生产,地主茶园可以大量培育,一家一户的农民也可以栽种,这和养蚕种桑的原理是相似的,但制为成品投入市场时,绢帛不可以以尺寸计量,而茶叶则可以以斤两计量,多少都可以售出,尤其不同的是,进入消费过程后,茶无贵贱都可以饮用,绢帛则非富贵之家是不能使用的,故而茶叶就逐渐成为了大众喜爱的消费品。古时的人们在辛勤劳动、吃饭睡觉之外也需要精神的放松和娱乐,故而需要其他东西来消遣时间,在这种情况下,茶叶和鸦片都逐渐成为了人们的重要消费品。茶叶和鸦片都是温和的精神刺激物,中国社会文化环境等因素可能造成了中国人对具有镇静性物质的物品有偏好,这也是它们成为重要消费品的重要理由之一。

事实上,成瘾性消费品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不论是中国还是西方。从欧洲早期近代化过程来看,成瘾性消费品的作用不容小觑。12、13世纪的欧洲人迷上香料和胡椒,16世纪出现烧酒,随后又有了茶叶、咖啡、烟草等成瘾性消费品。这与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社会的动荡、世界一体化进程加速等因素密切相关,“软性”的瘾品——巧克力、较淡的美洲烟草、东方的茶叶和咖啡——更能配合新兴资本主义秩序的需要,不但如此,这些东西本身就是资本主义下的商品。总的来说,鸦片改变了中国,而与此同时茶叶也改变了英国。茶叶与英国,鸦片与中国——两种嗜好品与两个国家的命运如此密切地结合在一起,看似偶然,其实必然。两种嗜好品在两个国家的不同命运,正好见证了两个国家不同的发展历程:茶叶与英国工业革命密切相关,鸦片则与19世纪苦难的中国密切相关。

紧接着仲教授为我们简短的讲述了剩下的两个方面。他认为经济全球化与特殊商品是有一定关系的,而这些特殊商品大多与植物有关,其传播背后大多都有资本力量的推动。但正是人们因为对鸦片、咖啡和糖等产品的渴望而改变了全球格局,形成了一个以需求为主的新世界。西敏司发现成瘾性品对近代欧洲“勤勉革命”起了重要作用,所谓“勤勉革命”,一般指在工业革命时代通过辛苦工作来取得最大收益,社会也鼓励人们工作得更多更紧张,并更多为市场工作,而不是当人们有了足以满足基本生存所需的东西时就停止工作。同时尽可能减少生活成本和生活支出,提高生活质量,由此社会生产力和生产效率也得以大大提高,因此茶叶是英国勤勉革命的关键商品。

随后,仲教授讲了两条从两种商品贸易消长的过程中得到的启示。第一是两种商品进出口贸易的消长,暗示着中国国力的衰弱以及中国在早期全球化过程中处于越来越边缘的地位;第二是英国人向中国输入鸦片,虽然暂时给英国带来了直接经济利益,但从长远来看并不高明,因为英国通过走私,销售有害中国人民身体健康的商品而夺走中国有限的财富后,却失去了这个无垠广阔的工业产品市场。此后,不仅中国茶叶输英减少,英国输华工业产品也呈逐年下降的趋势,英国从中国最重要的贸易对象国变为次要贸易对象国。

从古至今,人类世界已经经历了四次经济全球化。第一次全球化开始于大航海即地理大发现时代(15-17世纪),它的意义重大但与中国的关联较少;第二次全球化开始于18世纪,高潮在19世纪,中国也被全球化浪潮深深卷入,此次的全球化特点便是市场的全球化,即先发近代化国家在工业革命的推动下千方百计地开拓海外市场;第三次全球化开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此时两极世界开始转化为一极世界;第四次全球化则是我们今天21世纪的“一带一路”。

中国与英国,两个相隔万里的国家,却因为茶叶与鸦片这两种物品联系在了一起,即使是看着远远不沾边的两种东西,他们的内里也一定有着某种联系。仲伟民教授在诉说这其中千万缕联系的时候,也在告诉我们,看清历史,看透本质,再自省,这样才能理性的分析,吸取教训,创造更好的未来。

团委宣传部(绵阳):李佳月

责编:田媛

2017年5月31日


绵阳校区:四川省绵阳市科创园区九洲大道中段 成都校区:四川省成都市东三环路二段龙潭总部经济城内

版权所有: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 © 2002-2017

蜀ICP备060163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