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天府论坛>>正文
(第435期)【魅力东区】唐代小说中的女性美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1-30   发布机构: 阅读次数:[]  

 

天府论坛

2017年11月24日晚,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成都东区有幸请到美学家陈望衡教授在238教室来为同学们分析讲解“唐代小说中的女性美。”

陈教授分别从“重识”、“重情”、“重义”、“尚美”,这四个方面来全面解释唐代小说中的女性美。

第一点“重识”陈教授用《虬髯客传》为例,《虬髯客传》中的女子红拂不过是杨素小妓,其工作是执红拂打扫几案上的灰尘,可是这个女子具有非凡的眼光和见识。小说里的几位主人公均体现了这一特点,如李靖、虬髯客、李世民。他们身上的性格特点都能体现唐代小说中“重识”这一整体基调。陈教授第二个分析的点事“重情”,以《飞烟传》为代表,当赵象向飞烟表达爱慕时,她对赵象传信额门媪说:“我亦曾窥见赵郎,大好才貌,此生福薄,不得当之。”飞烟与赵象的爱情是借助诗文传递的,开始一段没有能够见面,小说有一段写到飞烟阅读赵象书信的感受,道:“飞烟拆书,得以款曲寻绎,既而长太息曰:大夫之志,女子之情,心契魂交,视远如近电”。在中国旧社会男女偷情,女子是拿着生命做赌注的,如若发现,男子还可以跑,而女子是跑不掉的,多半是死路一条,而且死得很惨。当然飞烟没有逃掉这样的命运。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偷情女子会魂飞魄散,乞求活命,如实招来。但是飞烟的反映完全不同。飞烟坚守自己的爱情,死而不惧。明确的说“生的相亲,死亦何恨。”如此敢爱敢恨的女子让人敬佩不已!飞烟的确是弱女子,她无力逃脱武工业的魔掌。但又是强女子,武工业虽然能摧残她的身体,却无法摧残她的精神。武工业能剥夺她的生命,却无力剥夺她的爱情。

第三点“重义”在《李娃传》为代表,李娃本是青楼女子被前去京城参加课考的公子看上,公子毅然决然的放弃科考陪在李娃身边过着像夫妻一样的生活。终有一天公子的钱花完后,被李娃的养母从青楼赶了出来,没有积蓄的公子过着乞丐般的生活,但是他心里依然爱着李娃,有一天公子饿晕在李娃的门前。善良的李娃救了他,并且发誓永远不会再抛弃他,在以后的生活中李娃鼓励公子努力学习参加科举考试,公子最后成功。李娃的目的终于达到,公子邀请她一同进京,她明白表示退出。原来,她帮助公子,纯粹是为了成就公子,是为了情更是为了义,并不是为了自己,直截了当地说,不是为了荣华富贵。陈教授在第四点提到的是“尚美”,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颜值”,女性永远是文学史上最为璀璨的星星,文学审美很大程度就是女性审美。这在《任式传》中就有体现,注重表现女性动态的美,作品中不只写女性外表的美,还能深入写出女性内心的美。

自古以来,对于女性的美,人们均以德艺双馨作为评价标准。所以唐朝女性美概而言之:情义并重,色德双馨。经过这次讲座同学们更深刻的体会到了唐代作品中对于女子的描写,也了解到了女性美实现了某种意义的复兴。带着陈教授对女同学们的期望“自立、自强、自尊、自爱”这次受益匪浅的讲座结束了。

校团委、学生会宣传新闻中心:江艾文

责编:陈思

2017年11月27日


绵阳校区:四川省绵阳市科创园区九洲大道中段 成都校区:四川省成都市东三环路二段龙潭总部经济城内

版权所有: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 © 2002-2017

蜀ICP备060163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