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天府论坛>>正文
(第446期)【魅力东区】文化史视野中的盗墓现象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4-25   发布机构: 阅读次数:[]  

 

2018年4月17日,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成都东区有幸请来了王子今教授为我校开展天府论坛讲座,王子今教授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秦汉研究会顾问,王教授还是博士生导师。此次讲座主要围绕着“文化史视野中的盗墓现象”展开。

在进入讲座正题前,王教授用杜荀鹤的诗句“遍看原上累累冢,曾是城中汲汲人。”引出古墓是标志人生结束的终止符,作为墓主安息的居所,同时也储存了他所生活的时代若干文化信息。而古代墓葬遭到破坏的原因有很多,有异常的自然灾害和正常的生产开发,但破坏墓葬最通常的情况之一,是有明确的盗掘。王教授提到鲁迅先生的《花边文学》中,有一篇《清明时节》说到历史上的“掘坟”。鲁迅先生说清明时节是扫墓的时节,是关于扫墓的宣传,那么掘坟当然是要不得的了。

王教授提到了盗墓行为的源流从商周时期就已经产生。在人们的意识中,当财富成为身份和地位炫耀的同时,似乎也可以成为死后生活的保障。于是,传统社会的道德秩序,规定了“厚葬”的合理性。王教授说到商王陵墓区中的墓葬多经历历代盗掘,但从王陵的浩大规模以及零星精美随葬品中的发现,使我们可以推知当时葬事的豪华。而到了春秋时期,“礼坏乐崩”,厚葬之风兴起。三国时期,根据曹操的政敌的指责,这位汉末崛起的军阀,也曾经组织军队从事对陵墓的发掘。据说曹操甚至在军中专门设立了盗掘陵墓的官职,“又特置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所过隳突,无骸不露。”一直到了近代,盗墓的行为仍未停止。

盗墓技术在《吕氏春秋·安死》中就有记载,“视名丘大墓葬之厚者,求舍便居,以微抇之,日夜不休,必得所利,相与分之。”在唐人李商隐《杂纂》卷上说到“恶行户”其中第二种就是“世代劫墓”。由此可见职业盗墓者的行为和技术,往往世代相承。王教授还为同学们讲解了《醒世恒言》第十四卷的故事,以便于同学们理解。在吴铭生的《长沙“土夫子”》中详细介绍了盗墓的技术,“他们根据古墓的封土和墓坑的回填土的成色、夯土、含水湿度来判断其位置和年代。”“当接近棺椁部位时,就由有经验的“师傅”亲自探索,如果棺椁保存尚完好,就用斧子砍,凿子凿,爬进棺室去摸文物。”王教授还为同学们介绍了“洛阳铲”,“洛阳铲”原本是旧时洛阳盗墓者所创制使用,因以得名。

王教授从三个方面分析了发墓动机的心理,第一是物利,在《论衡·死伪》的记载中,“掘丘墓取衣物者以千万数”。第二是怨仇,在《三国志》的记载中,董卓专政,曾经发掘车骑将军何苗的墓葬以发泄政治仇恨。第三则是象征,在《明史·张骥传》记载山东民俗“俗遇旱,辄伐新葬冢墓,残其肢体,以为旱所由致,名曰‘打旱骨桩'”。《春秋繁露·求雨》中也说到当时民间求雨礼俗,主要程序之一,有“取死人骨埋之”。而对于盗墓的法律制裁,自古就有明文规定,到清朝,在《大清律例》二七六“发冢”中,对36种情形分别处罪,其条例计22条,内容亦极详密。镇墓形式与传统反盗墓技术通常有在碑上刻有警告的文字,采用虚葬的方式或者是使用石椁铁壁、储水积沙,在墓中大量储沙,以流沙预防盗墓者凿洞侵犯墓藏和采用机弩、伏火、毒烟。

王教授还提到盗墓对科学考古的干扰与破坏。盗墓行为,往往导致对古墓葬、古器物等诸多文化现象的破坏,从而是科学考古工作本来能够获得的重要文化信息严重减损,甚至大部分或者完全丧失,墓葬对考古工作的意义,并不只是在于墓中的随葬品、墓葬形制、葬式等看来并不直接具有市场价值的遗迹现象,其实都包涵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文化信息,而野蛮的盗掘,往往使这些现象遭到不可挽救的破坏。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如此重要的文物,是因盗掘而出土,并且发现地点至今不能明朗,其考古学的价值于是无法实现。

讲座结束后,同学们纷纷表示受益匪浅,并期待下一次的天府论坛讲座。

校团委、学生会宣传新闻中心:杜春晖

责编:陈思

2018年4月24日


绵阳校区:四川省绵阳市科创园区九洲大道中段 成都校区:四川省成都市东三环路二段龙潭总部经济城内

版权所有: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 © 2002-2017

川公网安备 51079002110064号
蜀ICP备060163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