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天府论坛>>正文
(第451期)【绵阳校区】人工智能革命——愿景、隐忧与未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06   发布机构: 阅读次数:[]  

 

5月28日晚,我校邀请到厦门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中国知识论学会副会长朱菁教授,在学术报告厅开展了主题为“人工智能革命——愿景、隐忧与未来”的讲座。

 

9E6329510C4FE91F098B6D6DEB7EDA2A

图1 朱教授讲座现场

 

朱菁教授主要研究领域有心智哲学、行动哲学、科学哲学、认知科学、道德哲学基础,其学术方向是将对传统哲学问题的反思与当代认知科学的发展有机地结合起来。朱教授曾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哲学系、英国伦敦大学UCL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做访问学者。2006年入选中山大学“百人计划”引进人才,2008年入选广东省高等学校“千百十工程”第五批省级培养对象,2008年获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其代表著作有《The Conative Mind: Volition and Action》。

讲座伊始,朱教授就农业革命、工业革命、计算机革命等一系列重大革命引出了人工智能革命。如今人工智能产品已经悄然走入日常生活之中,也正在悄然改变着各产业。人工智能即将对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产生重大的影响。由此观之,人工智能革命已然开始。

对于人工智能改变未来的愿景与隐忧,朱教授向同学们列举了人工智能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人工智能会使人类生活变得更好还是更糟?人工智能会伤害人类吗?人工智能会超越、统治及至灭绝人类吗?如何引导和规范人工智能的开发与应用?针对此类问题,要想能够全面的、正确的回答问题,首先需要了解人工智能的本身,用长远的目光,宽广的视野来看待问题。由此,朱教授从人工智能的过去、人工智能的现状、人工智能的极限三个方面进行了探讨。

回顾人工智能的过去,人工智能思想可以追溯到13世纪,人工智能的思想先驱代表有Ramon Llull(1232——1315)、Thomas Hobbes(1588——1679)、Gottfrried Wilhelm Leibnitz(1646——1716)、George Boole(1815——1864)、Charles Babbage (1791——1871)、William Staniey Jevons(1835——1882)。朱教授向同学们特别介绍了人工智能的奠基者——阿兰·图灵与人工智能的创立——1956年达特茅斯项目,阿兰·图灵对人工智能的发展有着巨大的贡献,他提出了图灵实验,即一种用于判定机器是否具有智能的试验方法。

1956年8月,在美国汉诺斯小镇宁静的达特茅斯学院中,约翰·麦卡锡、马文·悯斯基、克劳德·香农、艾伦·纽厄尔、赫伯特·西蒙等科学家聚在一起,讨论着一个主题:用机器模仿人类学习及其他方面智能。会议开了两个月的时间,虽然并没有达成完全的共识,但对于其会议内容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人工智能。接着,朱教授也向同学们分享了人工智能的两起两落,人工智能在1960年代初步获得了相当大的关注和资助,迎来了第一次高潮,却在1970年代中期遭遇了第一个寒冬,同时期美国国防部对人工智能研究资助也大幅度消减。此后,日本在1982年发起的第五代计算机系统项目引发人工智能研究的第二次高潮,英国、欧洲、美国、中国等相继引发,但十年后又陷入了第二次寒冬期。

分析人工智能的现状,要从人工智能的领域来看,其有自动推理与知识工程、机器学习、语言处理、机器感知、机器人开发、自动驾驶、只能博弈与游戏等。又从开发人工智能的主要进路看,有几种选择,其中包括“仿生学进路VS工程学进路”、“高层进路VS底层进路”、“弱人工智能VS强人工智能”、“专门化进路VS通用进路”。当然,从人工智能的发展路程来看,哪一种更加正确并不好说,又或者说他们的界限并不是那么的清晰。从网络数据来看,目前,人工智能培训是非常受欢迎的,而AI人才目前正呈现出供不应求的局面。人工智能虽然已经有了很多年的研究,虽不可否认人工智能有着很大的发展潜力,但如今人工智能的发展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我们有理由相信当人工智能继续研究发展下去,未来的突破将是非常巨大的。

对于人工智能的极限,当前争论较多。朱教授层层递进,分析了人工智能在计算的极限(实现的极限、材料与能耗)、默会知识、直觉、创造力、理解力、社会智能、情绪与动机、感受与意识的极限。其中,朱教授特别讲述了俫伯特·德雷福斯所著的《计算计不能做什么》,如果从俫伯特·德雷福斯的年代来看,人工智能怎么也不可能具有“默会知识”。然而,从如今的人工智能发展来看,人工智能可以具有“默会知识”吗?这个答案是“是”,也是“不是”。如著名的由谷歌(Google)旗下DeepMind公司黛密斯·哈萨比斯领衔的团队开发的,第一个击败人类职业围棋选手、第一个战胜围棋世界冠军的人工智能程序“阿尔法狗”,其主要工作原理就是“深度学习”。现在,它虽然没有完全的“默会知识”,但不也具备一些“默会知识”吗?所以,可以这样说,人工智能的极限是肯定有的,但如今要找出人工智能的极限还太早。

最后,朱教授向同学们讲述了关于人工智能与人类未来的话题。朱教授说,人工智能是否会超过人类,是否危险,主要是看制造者赋予的自主性,这里的自主性包括了思维与决策、学习、行动、动机的自主性。人工智能对人类生活和人类社会都有着巨大的影响,随着社会理论知识与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随着人工智能随时代的不断发展,人工智能的影响必将会越来越广泛,表现得也将会越来越明显。当然,人工智能的一些影响我们在现在这个阶段是无法预料到的,但人工智能的对人的影响必然是越来越大。

社会是不断向前发展进步的,人工智能的产生与其自身的发展有必然性。如今,正是人工智能发展阶段,据专家预估,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将会导致社会工作机会的减少,工作行业会有很大的换新。我们正处在时代的变革期,将会面临更大的挑战。我辈新时代青年,必需要认清社会的发展趋势和方向,找准自己的定位和目标。

团委宣传部(绵阳):龚文婷

责编:彭镱嘉

2018年5月29日


绵阳校区:四川省绵阳市科创园区九洲大道中段 成都校区:四川省成都市东三环路二段龙潭总部经济城内

版权所有: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 © 2002-2017

川公网安备 51079002110064号
蜀ICP备06016397号